【那座城市】那个人,那声吆喝

作者:互联网 - 征文 -

那座城市,那个人,那声吆喝

兰馨

深秋,天气渐渐变凉,窗外的树叶,在秋风中慢慢变得金黄。周日的下午,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暖暖的。我在秋日的暖阳里半躺在舒适的沙发上,读着青海女作家肖黛的散文,忽然听到从楼下传来咚隆,咚隆的拨浪鼓声音,伴随着拖得长长的头发换锅喽;头发换脸盆喽。的吆喝声。我急忙打开窗户朝楼下看,看见一中年男子推着自行车,车子的前梁后座上放着鼓鼓囊囊的好多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他手里拿着一拨浪鼓,推着自行车,慢慢地边走边摇,边吆喝着。这种久违了的声音,这种久违了的情形,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了童年,拉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乡的那个小镇。

我的家乡在离县城十五公里外的一个小镇上,那时候镇上没有私人小卖部,只有一个国营商店。镇上远近的人们不管买什么东西,都得到这个商店里去买。商店里的货物琳琅满目,日用百货、学习用品、布匹鞋袜,样样俱全,而好多东西是我们小孩子可望而不可即的。闲暇时和小伙伴们进到商店里逛逛,饱饱眼福,偶尔也奢侈一回,把积攒的钱拿出来,买点糖果解馋。

小镇上的人们购买所需物品的另一个途径就是那个走街串巷的老货郎的箱子。记忆里他那时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中等个子,不是本地人,听口音好像是甘肃人。他用一根扁挑着两个大木箱子,箱子上面镶着透明的玻璃,好方便让大家看或选择所要的物品。他每隔半个月,就到我们那个地方来卖货,小镇上的人们都认识他。老货郎是个热情又风趣幽默的人,他见到镇上的人都热情地打招呼,我们小孩子都亲切的叫他赵爷爷。

卖头绳皮筋喽。、卖胭脂水粉喽。、头发换颜色喽。 这是老货郎拖得长长的吆喝声。

小时候,一听到咚隆,咚隆的由远而近的拨浪鼓的声音和那种拖得长长的吆喝声,我们一群小孩子,都会纷纷放下手中玩得正带劲的泥巴、键子、跳绳、石子之类的游戏,总会赶在大人们的前面一窝蜂似的跑过去,把老货郎的两个箱子团团围住,欢呼雀跃地在箱子周围旋转。不一会,大人们也会放下手中的活计,来到货郎跟前,指指点点,问这问那,来买点生活必须的日用品。老货郎的东西可以拿钱买,也可以用头发换,所以,奶奶、妈妈们把平时梳头时掉下来的头发都积攒起来,凑多了,就用头发来换老货郎的东西。老货郎的到来,使平常静谧的小村庄,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大姐姐,小妹妹,可要针啦可要线啦可要条绒布做鞋面啦老货郎用他的甘肃的家乡话热情地向前来选购货物的女人们一一问着。

在我们孩童的心目中,觉得那货郎的所挑的简直就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有我们这群小孩子所喜欢的糖豆豆、有种叫焦糖果的很粘牙齿的黄色糖果、有宝塔糖;有口哨、弹珠、画片、气球等;有大人们所要选的各类纽扣、梳子、发夹、棉线、针线、松紧带、顶针、花露水,牙膏、痱子粉、胭脂、火柴、颜料物品真是种类繁多,它就像一个移动商铺,满足着人们的必须品,给人们带来许多便捷。那熟悉的拨浪鼓声,就像是一首音乐,一种召唤,给我们这些小孩子带来了很多欢乐。

老货郎为人和善,脑子里的东西也多,闲时会和庄里大人们拉拉家常,有时也会给我们这些孩子讲讲故事,记得他常讲的是武松打虎、三打白虎精、嫦娥奔月等。听他讲故事时,我们顿时安静下来,竖直耳朵听的津津有味,那是我们孩童时代的深刻记忆,总感觉老货郎的脑袋里有着太多太多的精彩故事。他的到来,似乎向我们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我们看到了小镇外面的精彩世界。当货郎起身前往另一村庄时,我们一大群孩子还要跟在后面好久好久

老货郎的担子在那个年代满足了人们的生活需求,为人们送来不起眼,但又是必不可少的小商品,真的是莫道双肩难负重,送货方便千万家。在交通不便的偏僻乡村,物资及娱乐项目都极度匮乏的时代,老货郎的存在,带给我们太多的欢乐和念想,也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童年生活。无数个清晨黄昏,老货郎那灌满风尘的嗓音常常飘荡在缕缕炊烟中。老人的挑子走村串户了多少年,行了多远的路,大约他自己也弄不清了。箱盖暗红的土油漆已经斑斑驳驳,脱落了不少,像极了阅尽沧桑的老货郎,感觉他和货物担子已融为一体。

老货郎拿在手里作为象征的那个沾满污渍且光溜溜的拨浪鼓,也伴随着他走过了无数春夏秋冬,维持着他们一家老小的生计。货郎这个名字,在那个年代算是一种时代的产物吧。随着时代的快速发展,货郎也早已消失在岁月深处,只有拨浪鼓的声音,还停留在记忆深处。每当回味起小时候的事情时,在村子的小巷道里追逐老货郎的事,是念念不忘的童年生活中的趣事。

楼底下院子里咚隆,咚隆的拨浪鼓声渐渐远去,我的思绪也从久远的记忆中回到了眼前,那曾经回旋在故乡小镇上的拨浪鼓声,裹着明媚的气息,盛开着一段往昔的快乐时光。这声响拨动着我儿时沉寂的记忆,一段岁月,在这声音里青葱了起来。那座古朴的小城镇、那个挑着货担的人、那把拨浪鼓、那种悠长的吆喝声,成为埋藏在记忆深处的故事,成为往昔岁月里抹不去的痕迹,成为对故乡久远的回忆。

我爱好美文 该篇文章地址:https://www.52haomeiwen.com/500005/1845499.html





【一首歌】再见,躲在柜子里的男孩

时间时间像飞鸟,嘀嗒嘀嗒向前跑,今天我们毕业了,明天就要上学校。幼儿园的转角忽然传来一首《毕业歌》,这首熟悉的歌曲 ...

【书香指尖】染香思

世界万物逃不过眼睛。眼睛所到之处,生成景,折出情感的影,形成美。眼睛喜欢一切美,喜欢把美落实到文字世界里,赏四季变 ...

【时间都去哪了】妈真的老了

夏日的午后,天气燥热,空气似乎凝固住了。想起出院不久的妈妈,如今住在三弟家中,不知近日状况如何,于是带了些妈爱吃的 ...

【初见时】人生若如初见

人生若如初见 -回味 人生如流水匆匆那是否也意味着儿时所经历的美好岁月与纯真无暇的友谊也随着那匆匆流水一去不复返呢 ...

【那座城市】写在“六一”儿童节的童话

峻仔: 记得12年的六一儿童节,看着你眼里满是甜蜜无比的期待,好像因为这个节日,白天一定会阳光灿烂,夜晚一定会繁星 ...

【深夜】今夜,你若幸福,我便心安

今夜里,我是如此的想念你。想念你的温柔,想念你的善良,想念你美丽的双眸,想你挽起的秀发,想你带有千头万绪的呢头笔名 ...

【共筑绿色梦】这是我们我们共同的责任

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园,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这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园。它原本光彩美丽,可如今却变得 ...

【书香指尖】以书为友重启人生

一个伟大的文学巨匠曾经说过: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俗话说:读书可以明智。书,就像我们身边的良师宜友,可以让我们看清 ...

【一首歌】灵魂的忏悔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这首八十年代的歌母亲尤为喜欢,不管在哪儿,有事儿没 ...

【一首歌】哽咽的夜

我在月夜下,写下懵懂二字,食指的指尖,对准着月光,和那触手不及的天空,就这样写着,写着。 我写了很久很久,不是时间 ...

【告别】伤别离

时光匆匆中,我告别了年少轻狂、好高骛远;告别了主宰天地之豪气。只剩下老去的容颜,只剩下一个平凡的、卑微的农民。 人 ...

【在旅途】那一刻,我豁出去了

在人生的旅途中,难免会遇上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或问题,或者说天有不测风云之际,人有祸福旦夕。当一个人遇到危难的时候, ...

【告别】不说再见,因为我们还会再见

张小娴说:离别与重逢,是人生不停上演的戏,习惯了,也就不再悲怆。可总有一些离别深深扯痛着我们的心扉。 我们总在分别 ...

【遇见】遇见你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记你容颜。遇见你让我心起涟漪,而我选择了别离,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当初我有多 ...

【我们】让时光淡化彼此的美好

缱绻的岁月,迷一样的美好。 那时的夏天,夕阳独美,那时的冬日,暖阳能令人微醺。桀骜不驯的他摩托车上载着纯洁无暇的她 ...

【那座城市】醒着,永远醒着

第一集 王晓早上送孩子上学,刚出单元门,摔了一跤,牙齿磕掉半拉。嘴唇磕破了,满嘴血的把孩子送到学校。 王晓,七零后 ...

【那座城市】岁月留声

走过了匆匆三十五个春秋,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小孩。看着她一天天的成长,过着自己的童年生活,不禁想起了自己的那些逝去 ...

【一首歌】一首歌,也是一把钥匙

在无人迹的林野中第一次听到那一首《平凡之路》: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想挣扎无法自 ...

【一首歌】外婆的话,还记得吗?

外婆的话,还记得吗慈祥的笑容伴我长大。每当庭院开满了桂花,淡淡花香都是爱的牵挂......又是桂花盛开的季节,和往 ...

【共筑绿色梦】家乡不复

人还是那些人,我还是我,家乡却不再是那个家乡了。 mdash;mdash;题记 家乡的水总是缓缓地,静静地,跨着轻 ...